挂了一块希捷移动硬盘

这块希捷硬盘是我台机上硬盘里最年轻的一块,居然就挂了…… Power On Hours也就刚过一年,买来还不到两年。希捷最近真是不行…… 挂掉的是Seagate Expansion 3TB,里面的硬盘是希捷酷鱼7200.12(ST3000DM001)。 花了不少功夫拆开来,里面就是一块硬盘插在一个小电路板上。 貌似这个移动硬盘散热很糟糕,最高温度超过60,平时跑着也有55+。看看其他硬盘也就40度左右的温度,可能散热不好是挂掉原因之一。 整个硬盘盒上部完全密封,就底下有些眼,难怪散热不好…… 做了个盘面扫描,碰到坏块很慢所以就做了一点。貌似挺有规律,基本上是坏掉2块,好一块,坏掉2块,好7-8块,然后重复。每块大小大约是286M。第一个坏块是第三块。 这些坏掉的部分估计物理上有啥共同的地方,具体也不清楚。说这个硬盘是三碟装,没看出有啥关系…… 恢复数据挺麻烦的,稍微大点的文件就可能读不出来,只好跳过去。幸好这盘才用了500G,多数也不是啥重要的数据,所以损失不大…… 台机上另外的本科买的WD Elements 1TB(15862小时)一点问题也没有,开机时间都快赶上这货两倍了。 另外台机内部的其他硬盘,包括古老的西数硬盘(120G,20377小时),希捷硬盘(500G,17794小时)都没有问题。 难道传言最近希捷不行了是真的…… 以后还是避开希捷买西数算了……

胡写脚本于是又bug了

说写一个monitor进程是否在跑的脚本,本来用的是ps ax | grep $sig | grep -v grep。 这个脚本写的时候好好的,用xxx.sh &跑也没问题。但是只要一关那个term分页,就挂了…… 把ps ax的内容dump出来看,居然右边被切掉了…… 那当然是宽度问题,改成ps axww就好了。想想看见过别人脚本里的ps axww,原来是这个道理…… 想是有term分页的时候,输出检测用的是term宽度,所以没有被切。分页干掉之后输出宽度没法检测了,于是用了个默认值,于是就被切掉了…… 加上ww之后想多宽就多宽,就不会被切了…… 胡写还真是能写出奇怪的bug…… 而且要不是这次$sig出现在比较靠右的位置还发现不了…… 说不定哪天换sig就莫名其妙不工作了…… ps. 其实用pgrep -f就完了么……

Code Keyboard在BSD下的多媒体快捷键配置

在之前买了个Das Keyboard之后,这回为了在家里用搞了个Code Keyboard。 Code Keyboard自带一堆多媒体键,不过要让这些多媒体键发挥作用还要费些功夫。 刚插上去的时候,多出来一个键盘和一个鼠标设备: ukbd2: <vendor 0x04d9 USB Keyboard, class 0/0, rev 1.10/1.10, addr 8> on usbus0 ums2: <vendor 0x04d9 USB Keyboard, class 0/0, rev 1.10/1.10, addr 8> on usbus0 作为一个键盘来说,有个鼠标设备还是很奇怪的,所以多半是用来给多媒体键的。Ports Tree里有个uhidd,https://wiki.freebsd.org/uhidd,可以用来处理这些多媒体键对应的hid事件。ukbd驱动不错,我们只要干掉ums驱动就可以了。为了这个,先配置uhidd让他干掉ums自己attach上去: 0x04d9:0x0169:0={ detach_kernel_driver=”NO” } 0x04d9:0x0169:1={ detach_kernel_driver=”YES” } 之后跑uhidd -h /dev/ugen0.7 (这里ugen0.7是这个键盘对应的ugen设备,-h启动HID类设备),就会发现/dev底下多了uvhid0。 跑系统自带的usbhidctl -f /dev/uvhid0 -l -a,然后按那些多媒体键,就能看见HID状态变化的事件,例如Volume_Increase从0变到1然后变回去之类。 之后,要让uhidd把这些事件翻译成键盘按键。在配置文件的0x04d9:0x0169:1那段里加一段: cc_keymap={ Play/Pause=”0x54″ Stop=”0x5a” Volume_Decrement=”0x62″ Volume_Increment=”0x63″ …

Continue reading ‘Code Keyboard在BSD下的多媒体快捷键配置’ »

implicit declaration又出来害人了

说把vps迁移到64位系统后,collectd不记数据了,rrdupdate直接crash…… 调试发现是implicit declaration干的好事情…… rrdupdate.c用到了basename(),但是没有引用libgen.h,于是basename()是隐式声明的。 根据古老的c的规定,隐式声明的函数返回值被当作了int,而64位系统上int是32位的。 所以本来好好的char*的返回值就被当作了int,返回值的高32位被干掉了,指针直接就飞了…… 其实是有编译警告的,但是who cares…… 所以c代码都该直接当c++编译,好的c代码应该可以直接编译…… 不声明就用算是什么feature,简直是个bug…… 另外其实上游已经修了这个bug: https://github.com/oetiker/rrdtool-1.x/commit/d0bd4217d9fb69db9f94363087936cf93fa9b4ea,不过修完之后没有发新release,于是下游也没人管,毕竟谁喜欢用git tag打包……

在Firefox里用光大网银

// WIP,光大网银很多javascript代码貌似在ff下就有问题,这里只是说ActiveX的问题 光大网银用了ActiveX,于是看上去很难在别的系统/浏览器下用。 但其实就结果来说,那个ActiveX控件没啥用…… 页面上有三个<object>,其中一个啥sign貌似啥都没干,另外俩负责加密密码/提交。 提交登录表单的时候,多数域都是空的。根据观察,控件就填了一个域:Password 为了观察那个控件都调了啥加密函数,找了个很好用的工具,叫WinAPIOverride。粗粗一看调了若干Crypt* API,于是缩小范围到各个Crypt*函数上。分析记录在 http://wiki.henryhu.net/wiki/CEB。 最后发现这个控件很匮乏,在用公钥加密了密码之后(公钥在JS里……),它蛋疼的生成了一个随机数加密了一下,之后有解密了一把,最后完全没用…… 而那个Password域,内容其实就是密码加密结果反过来之后base64一把…… 分析的时候有个地方很奇怪。看上去CryptEncrypt()的输入每次都一样,但是结果每次不同…… 后来自己写了个程序试试发现的确每次不同…… 再次看见网上说,加密时候会随机pad到block长度,才理解…… 接下来嘛,写个Greasemonkey脚本来帮助登录。第一步就是把那几个控件替换成我们的对象。替换完之后,可以登录过第一步了,之后手机短信验证还是不成。看console里有个错说HiddenSubmitArea不存在,于是插入一个进去…… 这货找遍各个地方都没找到,貌似也没啥用。 这样就可以过短信验证了…… 进去之后貌似还是有一些js错误,慢慢来…… 反正可以登录了。 作为库调用跟踪工具,WinAPIOverride还是挺好用的,功能上类似于ltrace,还有调试器的一部分功能,可以在库函数调用前后断下来,观察内存/寄存器等。IEinspector作为分析IE数据包的工具也不错,看上去比HttpFox功能更多…… 只是要收钱。 Greasemonkey代码: // ==UserScript== // @name cebbank // @namespace net.henryhu // @description ceb bank // @include https://www.cebbank.com/per/perlogin* // @include https://www.cebbank.com/per/prePerlogin.do?_locale=zh_CN // @version 1 // @grant none // ==/UserScript==   function reset() { console.log(’reset’); }   …

Continue reading ‘在Firefox里用光大网银’ »

在FreeBSD的Flash里输入中文

对其他系统用户这大概都不是什么问题,但是在BSD系统上有一堆问题…… 环境:FreeBSD 11, 打了个patch所以用的centos 6作为linux_base。 首先是glibc是否支持locale的问题。貌似linux_base-c6没有产生locale数据库,所以要跑build-locale-archive。 之后跑linux的locale应该就不会报错了。 其次看gtk的xim输入法模块是否启用了。找个gtk2-devel的包,从里面可以找到gtk-demo,跑他可以检验。 默认貌似只装了gtk2包,没装immodule…… 找到gtk2-immodules-xim包,把里面的im-xim.so装到/compat/linux/usr/lib/gtk-2.0/2.10.0/immodules里。这还没完,还要更新immodules列表。跑linux的gtk-query-immodules-2.0,把结果写到/compat/linux/etc/gtk-2.0/i386-redhat-linux-gnu/gtk.immodules里。之后开gtk-demo,找个文本框,右键菜单->输入法里应该有XIM了。 这时可能还是无法激活输入法。我写了个小程序检查XIM的情况: #include <X11/Xlib.h> #include <unistd.h> #include <stdlib.h> #include <stdio.h> int main() { Display *dpy = XOpenDisplay(NULL); if (!dpy) { printf("fail to open display\n"); exit(1); } if (XSupportsLocale()) { printf("Xlib supports current locale\n"); } char *p = XSetLocaleModifiers(""); printf("current locale modifier: %s\n", p); XIM im = …

Continue reading ‘在FreeBSD的Flash里输入中文’ »

用Python Descriptor弱智了一把

Python Descriptor是个有意思的功能,类似于c++里面的重载operator=和operator T,可以在你访问这个对象的时候,调你定义的__get__(),把返回值作为访问结果,在你给对象赋值的时候,调你的__set__()。 昨晚大约是在搞这么一个类: class Field(object): def __get__(self, obj, objtype): …. def __set__(self, obj, val): ….   class Data: x = Field()   d = Data()class Field(object): def __get__(self, obj, objtype): …. def __set__(self, obj, val): …. class Data: x = Field() d = Data() 然后在访问d.x的时候,没啥问题,__get__被调用了;但是给d.x赋值的时候,__set__没被调用,只是貌似给d搞上了一个域叫x,之后再访问d.x也不会调__get__了…… 在折腾了若干时间之后,最后发现问题特别弱智:Data不是new-style class。只要改成Data(object)就好了……   虽然是我弱智吧,这个语言方面也有问题吧…… 既然old-style class不支持Descriptor,为啥__get__能用__set__却不行…… 而且也没个警告之类…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