来清华第一博

终于有机会上机了,在开放实验室。今天晚上搞完打靶动员就解散了,所以有机会。
来清华前几天是报道,比较轻松。请了几个同学把行李搬了上来,我们住六楼啊……
体检还出了些问题,说转氨酶过高,ALT 89。过几天复查,变成41了,正常了,看来是累了点。
军训其实开始几天比较苦,几天之后身体就比较适应了,其实也就是比较麻木了,渐渐感觉也就这样。几天放松的过后,这两天又开始不舒服了,主要是开始训练方队了。
军训开始是单人队列动作,四面转法等,没什么。后来练正步比较累,就是要撑住脚抬着不放下很累。后来战术动作非常BT,就是趴下及匍匐前进,我带着护肘左边肘子还破了,大腿左侧还青了一块。这个最累,但是还比较有意思。
方队就是无聊,整天原地踏步、齐步走,踏步能踏十几分钟连着不停,纯粹无聊,也不耗费体力,只是难熬,觉得时间特别慢。
其实我们的教官是全连(就是全系)最好的一个,他的美名已经传遍整个连了。三排长(三班教官)的反响最差,他当值班员(可以管全连)的日子就是地狱一样的日子,连续站军姿(也就是站着不动,还有各种要求)一个半小时也只有他能够想出来。三排长还喜欢和女生聊天,那天中途休息的时候,别的连有个女生在跳舞,表演节目,他就屁颠屁颠地跑过去了,还跑得挺快…… 真是什么都不管。
个人觉得军训并没有提高我的意志力,主要是锻炼了身体的承受能力,脚底起了几个泡之类的,意志力还是和从前一样,没什么好处。倒是第一周的军事理论课对人还有点触动,知道周边还有这么多威胁。军事理论课已经结束了,考试开卷,题目都能找到答案,还是很容易的。由于军事理论课的结束,原本基本上每天半天训练变成了每天全天训练,而且接下来那么多天基本上都是方队训练,快崩溃了。
同学都碰见了,ZNY和GY都进了姚班,我没进。反正我数学也不好,在计算机系好好混,应该也可以很好。
ZHY的腿摔断了,非常不幸。据说他在ZJ3#110B,今天去没有碰见他,说他还没搬过来,哪天总要去看一下,祝他早日康复~
寝室同学都是各地来的,挺好。有一个会吹长笛,弹钢琴,像JohnJin一样多才多艺……
我们班有个同学叫XC,上海曹杨二中考过来的,不知道是不是态度的原因,估计军训成绩很危险……
军训日子已经过半了,坚持到底就是胜利~…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