天使与魔鬼

原来我们的教官是不错的,特别是我们班的。但是据说拉练回来的时候出现了辱骂教官的现象,今天教官们都变样了,全都变得非常严厉。平时一贯严酷的三班教官反倒变得好起来,或许打算扭转最终的印象。 休息的时间段集中体现了教官的改变。从前休息期间很轻松,随便喝水,可以说话、拉歌,不要求严格坐姿。今天不对了,分批轮流喝水,严格坐姿,要求坐正,目视前方,挺胸收腹,不能讲话。休息和锻炼差不多了…… 我们寝室有个人说,我们的教官是天使,只是暂时带了个面具。今天训练结束的时候,教官留我们下来,说今天这样做的意义,还说我们班有人骂他,我们觉得这是完全不可能的…… 估计过两天就好一些了吧。据说最后会有一个对教官的评议,过两天教官多半会有所考虑。 英语考了2级,大众水平吧。  

来清华第一博

终于有机会上机了,在开放实验室。今天晚上搞完打靶动员就解散了,所以有机会。 来清华前几天是报道,比较轻松。请了几个同学把行李搬了上来,我们住六楼啊…… 体检还出了些问题,说转氨酶过高,ALT 89。过几天复查,变成41了,正常了,看来是累了点。 军训其实开始几天比较苦,几天之后身体就比较适应了,其实也就是比较麻木了,渐渐感觉也就这样。几天放松的过后,这两天又开始不舒服了,主要是开始训练方队了。 军训开始是单人队列动作,四面转法等,没什么。后来练正步比较累,就是要撑住脚抬着不放下很累。后来战术动作非常BT,就是趴下及匍匐前进,我带着护肘左边肘子还破了,大腿左侧还青了一块。这个最累,但是还比较有意思。 方队就是无聊,整天原地踏步、齐步走,踏步能踏十几分钟连着不停,纯粹无聊,也不耗费体力,只是难熬,觉得时间特别慢。 其实我们的教官是全连(就是全系)最好的一个,他的美名已经传遍整个连了。三排长(三班教官)的反响最差,他当值班员(可以管全连)的日子就是地狱一样的日子,连续站军姿(也就是站着不动,还有各种要求)一个半小时也只有他能够想出来。三排长还喜欢和女生聊天,那天中途休息的时候,别的连有个女生在跳舞,表演节目,他就屁颠屁颠地跑过去了,还跑得挺快…… 真是什么都不管。 个人觉得军训并没有提高我的意志力,主要是锻炼了身体的承受能力,脚底起了几个泡之类的,意志力还是和从前一样,没什么好处。倒是第一周的军事理论课对人还有点触动,知道周边还有这么多威胁。军事理论课已经结束了,考试开卷,题目都能找到答案,还是很容易的。由于军事理论课的结束,原本基本上每天半天训练变成了每天全天训练,而且接下来那么多天基本上都是方队训练,快崩溃了。 同学都碰见了,ZNY和GY都进了姚班,我没进。反正我数学也不好,在计算机系好好混,应该也可以很好。 ZHY的腿摔断了,非常不幸。据说他在ZJ3#110B,今天去没有碰见他,说他还没搬过来,哪天总要去看一下,祝他早日康复~ 寝室同学都是各地来的,挺好。有一个会吹长笛,弹钢琴,像JohnJin一样多才多艺…… 我们班有个同学叫XC,上海曹杨二中考过来的,不知道是不是态度的原因,估计军训成绩很危险…… 军训日子已经过半了,坚持到底就是胜利~……  

聚会.篮球

周五,大家在学校聚会了一次,主要为了打篮球,顺便聊聊天、交流感情、见见面什么的。车上碰见了ZLW,下车路上看见了WH,进学校遇到了JZL,汗的是CXB老师正在门口停车…… 真巧啊。到学校一问,说学校操场在装修。到宿舍区门口,警卫说什么在开哈佛领袖峰会…… 不得入内…… 真是的,又不是在篮球场上开峰会,我们还进去干坏事不成?门卫推荐复旦二附中的操场,但是有人说那里场地不好,后来经LY同学提议,决定去复旦的篮球场打。 到了之后,先是打着玩。一会儿之后,DCJ和XHK从NG赶来。这次聚会,有JZL,LY,DY,HXM,DCJ,ZLW,WH,HJC,XHK,还有我,共十个人,大部分能来的都来了~火辣的阳光照在我们身上,每个人都打得浑身是汗,不断补充水分…… 我整个暑假就基本没有锻炼过,这天从一点多打到近四点,虽然我算打得最差的,耗的体力比别人少,但到后来已经体力严重不支了,大腿酸痛……这天小毛同学的体力/反应速度异常好,被认为吃了兴奋剂…… 屡次半路截球,速度甚快~ 大家先是打半场,三/三/四分组,毋庸置疑地我总是分在四个一组…… 后来打全场,五/五分组。最后,大家都没体力了,就在一个篮筐下投投篮,坐在地上聊天。谈天说地了半天,我和HXM就先回去了。

近日小结

有一段时间没跑上来写东西了,稍微更新一下。暑假里,大家更新得还是比较勤快的~目前努力争取早起中,近日已经有一些九点多的记录了。继续努力。计算机书看了一些,数学没多少。现在决定减少看计算机书的时间,大幅增加看数学书和背单词的时间。乐器联系还是不够勤奋,练的时间不够,部分抄机时间应作为此用途。目前基本上每周一次辅导我表弟 OI,同时他还请老师来上课。保送政策的取消已经不是很远了,而加分又那么困难,不知道他能不能坚持下去。 FreeBSD 下面越跑越舒服了,除了偶尔一次的 kernel panic,beryl 现在非常听话,看起来很舒服,比 Vista 的效果有过之而无不及~ AIGLX 终于还是用上了,虽然感觉不出什么区别~八月底不到就要去北京了,估计是一个人去。有谁愿意一起去的? 据说进去了就要军训,还要英语考试…… 暑假疏于锻炼,高三下班学期也是,身体素质简直是一塌糊涂。不锻炼不行啊……MSN 上已经见到有些去法国的同学了,看来保持联系没什么问题。网络的确很好,省长途电话费…… 因为 Hearson 同学的影响,本人也开始用 Facebook 了~ 上面人貌似还不少(据说我们学校用的人多?)。同学录差不多好了,法国同学的学校和位置还不清楚,别的也没什么。大约有了二十多个地址,也差不多了。

近日事件小记————技术相关

家里的机器比较破,Beryl跑的速度太慢,而且还全是白的…… 去网上问,结果官方论坛有个人说Beryl不支持ATI显卡…… 汗…… 等以后有了好机再说吧…… 现在用的Xorg是7.2,貌似比较稳定么~ 没看见怎么崩溃过,只是有时候没有响应,只能关电源再重开解决(电源键总是有响应的~)。 现在在FreeBSD/KDE下面一般开半透明+阴影效果,看上去已经非常漂亮了,标题栏有磨砂玻璃的效果,窗口之间还有立体感,任务栏等也成了半透明的,只是速度慢了些…… 现在在窗口系统下的命令行打字都有延迟…… 貌似窗口整个透明没什么实际价值,虽然好看了一些,但是不利于使用,还导致性能严重下降!… 2002年那个时候的低档显卡到现在看来什么也不是了…… 平时都以为,只有打游戏、做视频编辑才需要好显卡,现在看来,没有稍微好些的显卡,连赏心悦目都不行………… FreeBSD下面的FP更新了,ports里面有2.0.4,IDE非常稳定,只是………… 没有调试功能…… 汗…… 锻炼直接使用gdb的能力啊?…… 简直就不用叫IDE了么…… 近期先是听说CDS同学在研究 OpenCV,后来某次又发现 Hearson 也在研究,还准备搞 Facool Plus ,怎么大家一会儿都对图像处理这种感兴趣了?……

学校又开始上课了……

  本周学校里又开始上课了!我们学校的二十多个人加上别的学校保送复旦的十几个人,总共三十人多一些。上武术、高数、体育、语文、英语翻译、外教口语这些课。   高数课请了复旦的一位姓姚(不是姚慕生,名字忘了)的老师来教。个人感觉他上课比较混乱,比如说先给出泰勒展开的几个特例,先用起来,极限定义许多课后面再教,而连续性定义却比极限定义早…… 估计他是不想讲,按他的说法,现在只要有一些概念,会做题就行了。但我觉得这个样子教的话,概念都不清楚,只是会做题,没什么意义。不如自己看书。正打算申请下周不上高数。   武术课还是不错的。其实一直想学一些防身的本事,但是本人比较懒于活动,这次正好有机会了。第一天下来就感到各处酸痛…… 说明是有效果的~   体育课是一定要上的,因为我们没有高三的体育成绩,这个是毕业所必需的,所以体育课上要进行各项测试。反正上课的也是个人感觉学校里最好的体育老师之一——凌老师。上课比较水,先准备活动,然后进行一会儿体能或者力量锻炼,接着就是自由活动了。练习效果还是很大的,超过了武术课,两天上下来腿酸的接近不能蹲了……   语文课就看BBC百年人物的片子,我时而看看片子,时而看看《Thinking in C++》,也没怎么注意内容,但是上上还是不错的。   英语翻译就比较无聊了。讲了许多类似于熟词僻义一类的东西,英语不应该这么学,应该在实用中提高水平啊,这样教很快就会忘了……   外教课干脆逃掉了,预计到会比较水,所以去复旦听课。结果别人说第一节课自我介绍,第二节课闲聊。看来的确很水。不过据说外教不错?还是和我们一届的?不知道……   现在就是打算高数,翻译,外教不上,语文可能不上,望能成功。就是复旦周二下午没什么课啊……(学校要求申请不上的人说明上课时在哪里,干什么。当然是去复旦啦。)

竟然要开始上课了……

传说中的保送生课程竟然真的要开始了…… 还是和复旦的保送生一起上…… 去复旦听课刚开始听得有点意思,就要在教室里上了…… 还排得这么满…… 目前正在研究这个课能够持续多久,以及有没有逃掉的可能性。上体育课是不错,但是数学课怎么上啊?水平乱七八糟的…… 而且能够派什么人到我们这里上? 有什么人愿意来给我们好好上课? 英语课也比较奇怪。背词汇?似乎不用专门开课。讲语法?有可能,估计很无聊…… 阅读的话,直接把我们扔到图书馆就可以了。 据说体育课是LWZ上,听上去不错。现在是比较缺乏锻炼,身体素质不好…… 另一点就是,要和保送复旦的人一起上。不会来很多人,挤在教室里吧…… 原来说是给我们补充人文知识,结果超过一半的时间上数学课…… 我们到了大学,有的是数学课上,但是人文课就没有机会了。没人考虑过?…. 反正下周先听听看,看看情况,说不定还是有意思的,但是我不看好。